首页 植发需谨慎 | 一次坑爹的植发经历分享!

植发需谨慎 | 一次坑爹的植发经历分享!

来源:一呼医生 2017-12-12

关键词:植发头发种植脱发

医患关系、过度治疗,承包科室等等这些问题其实牵动着每一个人的心,因为生老病死,谁都免不了要和医院打交道。对于这样的问题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观点,讨论问题的意义也不在于一方必须说服另一方,每个人的理性思考才是推动问题解决的真正开始。

我也相信相关的问题终会得到解决,我们的社会正是在这种解决的努力中不断前行。

所以,今天无意于发表什么观点,只想分享我个人的一次看病经历……

01

为了讲清楚我的经历,首先,不得不暴露一个个人隐私——我是个脱发症患者,更专业的表述叫“脂溢性脱发”。(其实这也不算什么狗屁隐私,屁股上长个疖子或许还能算,因为谁也看不见)

timg.jpg

曾经,在刚开始猛掉头发的那几年里,我特别纠结于这个问题。尝试试过包括章光101、Regaine在内的各种国产进口药物,从涂抹到口服,效果都不明显。直到这一趋势不可逆转,且头顶逐渐荒漠化,我终于释然了——起码不再纠结。


这就好比你曾经有一个亿的资产,当它缩水到八干万,五干万的时候,你必然会心急如焚、寝食难安。而当它继续缩水到一百万,几十万之后你也就没感觉了,都特么已经成穷光蛋啦,爱咋咋地吧。

想通这一点,心态自然就平和了。

重新回到当年,那个整天跟脱发做斗争,四处寻找生发秘方的我,谁要是说,能维持我那视如珍宝的头发的生命,付出几万块钱的代价,我肯定欣然接受。

于是,我各种网上搜索并了解到植发——这是那些年最前沿治疗脱发的技术,可以堪称完美地解决我的困扰,具体我也不想详述了,挺无趣的,反正跟足球场换草皮差不多。而且还推荐了一家叫航天医院的本地部队医院。——现在知道,这可能是竞价排名。

每个稍有常识的人都会问,为啥不上大医院?其实,没摊上事儿之前,谁都知道应该“理性”,应该“分析”。可是一旦你上了道了,进入某种状态,所有的理性和判断力,瞬间就会丧失。病急乱投医,说的就是这个意思。

02

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我按着网站上的地址,直接过去了。

一个部队大院旁边的三层小楼,跟个大学的校医院差不多规模。门口还挂了另外一个牌子写着“空军多少多少医院”。门庭冷清,没几个病人。进门右手边有一个窗口,写着“挂号处”。


我跟里边的人说,我挂个植发门诊。里面的人回答,看植发门诊不用挂号,出大门左拐,有个大牌子那儿就是。

当时甚是纳闷,看这科不挂号,而且还不在一个大门里。这是何意?

现场想来,这就是所谓的承包科室,是单独核算的。就像武警二院的生物免疫诊疗中心。

植发门诊更简陋,十几平米的屋子,几张桌子,坐着个穿白大褂的年轻人。说明来意之后,他语重心长地跟我说:

“你的情况,一定要尽快做植发,否则再耽误下去就彻底秃了,到时植发都没法植了。(这不特么废话嘛!),我们医院的设备都是进口的,能保证种植后成活率。并且我们的张主任(说实话,我根本没记住姓什么,权且姓张吧)是这方面的专家,经验丰富,手术的质量有保证。张主任今天不巧正好外出了,不然的话,她会亲自给你看下。”

说着,他带上手套仔细端详了我头顶各区域庄稼的长势,并用一张保鲜膜将我整个的脑袋包上,拿出勾线笔,娴熟地在保鲜膜上画出已经贫瘠的重点区域。然后再揭下来,放在一张全是小方格的底版上,认真地计算这些不规则区域的面积——因为手术费用是按照平方厘米来算的。


WechatIMG107.jpeg


“根据你的实际情况,手术费用大概在一万五到两万之间,当然植得密一些效果更好,看着也更真实,那样的话,最多两万五也够了,如果现在预交三干元,下周就能安排手术。”

他一丝不苟的敬业态度以及高超的初中几何知识,几乎快令我折服了。

正在此时,一个身材略胖的中年妇女从外面走进来,边走边和旁边的小姑娘(貌似是个小护士)说着话,表情有些神采飞扬:

“今天正好去大菜市那边办点事,没打算买什么,结果进去逛一了圈买了好几件衣服,可便宜了,还好看。回头我拿给你看看。”

(注:大菜市是本地旗舰级的服装、鞋帽及日杂批发市场和集散地,类似于北京的动物园批发市场)

之前的年轻大夫立刻站起身来,毕躬毕敬地说:“这就是我们的张主任。”

主任?专家?批发市场?

或许是我三观不太正,可我实在无法将眼前这位经常逛批发市场的大姐和医术精湛联系在一起。我觉得她的那份亲和力,再配上那件白大褂,倒跟某个国营副食商店的售货员毫无违和感。

于是,我说:“我先考虑考虑吧!”然后就逃也似的离开了。

03

上当不可怕,可怕的是不长记性。通过对这件事情的梳理,有几点感受一并分享:


关于就医,一定要选择正规的医院,去之前做做调查工作。


当你开始真正在乎一件事情(不管它是一样东西,还是一个人),它就变成了你的弱点,需要时刻警惕,因为它随时会变成你的痛点。被忽悠、被蒙蔽只是分分钟的事情,不要以为只有老年人才会上当。

我经历的这件小事已经过去很多年了,多年来,部分军队医院的医疗监管问题,确实没有太大改观,不然也不会出现魏则西事件。

除了工作和家人,我们还应该对社会投去我们的关注,虽然每个人的力量都是微不足道的,但我们绝不应该对社会的不平对他人的不公熟视无睹,因为谁都可能成为下一个。我们即使无法让世界变得更好,但起码不应纵容它变得更坏。


来源于网络

Copyright ©大白医疗点评网 京ICP备14037586号-4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4487号

修改头像

*仅支持jpg、png图片,文件大小小于2M

下载一呼医生app

一分钟挂上专家号